发达国家独生子女家庭为什么不断增多?

  近年来,部分欧美发达国家独生子女家庭逐渐增多,成为了一种广受关注的现象。这种现象的形成与有关国家的经济发展、社会保障制度建设以及人们对生活质量的追求密切相关。它的出现提示我们,...

  近年来,部分欧美发达国家独生子女家庭逐渐增多,成为了一种广受关注的现象。这种现象的形成与有关国家的经济发展、社会保障制度建设以及人们对生活质量的追求密切相关。它的出现提示我们,人口演进问题不仅涉及劳动力再生产,也与家庭、社会结构的转型有关。有必要顺应发展趋势,进一步完善社会保障制度和社区服务措施,为独生子女家庭提供更多的帮助。

  发达国家独生子女家庭增加

  英国《每日电讯报》曾在其官方网站刊发该报记者维多利亚·兰伯特(Victoria Lambert)撰写的文章表示,英国的核心家庭规模正在萎缩。最新研究显示,将近一半的英国家庭是独生子女家庭。在过去15年里,英国的独生子女家庭数量增加了近70 万户。有专家预计,到2022年超半数英国家庭会选择只生育一个孩子。

  德国是欧洲独生子女率最高的国家。其东部地区的独生子女家庭数量占当地总户数的比率达到近35%,西部地区的这一比率略低,也在24%左右。

  不仅仅是欧洲,北美地区国家的独生子女家庭数量也在增加。最新调查显示,尽管美国许多地区的家庭有生育多个孩子的传统,但也已经有越来越多的美国家庭选择只生一个孩子。美国女记者劳伦·桑德勒(Lauren Sandler)2014年出版的畅销书《一个且唯一:只生一个孩子的自由和成为唯一的喜悦》(One and Only: The Freedom of Having an Only Child, and the Joy of Being One)中表示,当时美国有大约1600万个独生子女家庭,约占美国家庭总数的20%。美国人口普查统计数据也显示,40年前美国有18岁以下儿童的家庭中只有近30%是独生子女家庭,而目前这个比例已经上升到了43%。约18%的美国已婚妇女在其生育年龄内只生一个孩子,这个比例比30年前增加了一倍。

  观念转变、经济发展和福利完善是主因

  欧美发达国家独生子女家庭数量增加,是由多种原因造成的。

  首先是经济因素的影响及家庭观念的改变。美国经济学家加里·斯坦利·贝克尔(Gary Stanley Becker)在《家庭论》(A Treatise on the Family)一书中,用经济学的研究方法研究了与婚姻、家庭有关的消费、人力资本投资、养育教育成本等问题。他提出影响生育数量的决定性因素主要是文化经济因素,而不是生物或生理学因素。养育孩子的成本及收益决定了家庭中的子女数量。随着经济的发展,生产和哺育孩子的成本上升,人们会更多地选择减少生育数量,给予子女较好的生活条件,更好地培养他们,而不是生育很多子女。此外,他还提出,人们成年后可能拥有的财富数量和发展前途,与父母在子女身上进行的各种投资、给予子女的资财捐赠等有重要关联。因而欧美发达国家独生子女家庭增多,与其经济社会发展和人们的观念转变有关。

  其次是社会保障制度及福利政策的发展完善。1942年,英国有关机构提交了题为《社会保险和相关服务》(Social Insurance and Allied Services)的报告,也就是著名的《贝弗里奇报告》。这份报告分析并反思了当时英国社会保障制度的状况和存在的问题,以建设福利国家为目标,系统勾画了英国战后社会保障计划建设的蓝图。这也影响了许多其他欧洲国家。20世纪60年代到70年代初期,欧美国家的经济发展和社会物质文化生活水平提高,为建设福利国家提供了物质基础。通过努力,部分国家建立起了较为完备的社会保障制度,其中也包含对独生子女家庭的支持措施。这些措施主要体现在养老政策和对“失独家庭”的社会关怀两个方面。

  第一,多样化的经济扶助。欧美国家除了从个人、雇主和政府三个方面筹措社会保障资金,也通过鼓励发展保险公司等方式吸收资金,分摊风险,从而在缓解政府财政压力和负担的同时,让人们能够享受到更多的社会福利。

  第二,健全的生活照料。以法国为例,其社会保险种类繁多,涉及疾病、残障、养老、身故、丧偶、失业等各个方面。医疗保险方面的连带关系更增强了社会保障的全民性。美国通过实施针对空巢老人的“社区服务街区补助计划”,培养老年人的独立生活能力。加拿大则力图通过建设多样化的养老场所,解决老年人的心理疾病等问题。

  第三,完善的医疗保障。总体来看,各国的医疗保障参与形式较为多样化,包括:政府直接举办;政府扶持,社会举办;政府鼓励,市场运作;政府引导,个人自保。许多国家不仅通过制定法律法规和行政措施,为医疗保障的规范化实施和监管提供依据,还按照国内不同层次收入群体的需求,设置差异化医疗保障制度,使医疗保障细致化、全民化。此外,各国还努力实现医疗保障功能多样化,帮助解决失独家庭的生活、经济和健康问题等。

  第四,形式多样、内容丰富的精神关爱。许多国家都较为注重利用社会力量,为特殊群体提供精神关爱。美国通过设立“共同居住”等社会机构,让有共同经历的老年人能够“抱团取暖”。同时支持和鼓励老人成立互助社区,增加社会交往,以解决空巢老人面临的悲观沮丧、精神空虚等问题。法国通过“你好吗?”社区服务项目,来关注老年人的日常生活状况。法国政府还设立了“老年协会”,接待老年人的来访,倾听他们的意见,提供相关建议,并通过完善协会的各类服务设施,提供细致周到的服务。同时,帮助老年人制定生活计划,鼓励他们参加各类娱乐活动。对老年人的需求进行准确的评估和定位,直到协助完成他们的临终事宜,致力于满足老年人各方面的需求,帮助他们安享晚年。

  最后,人口演变趋势的影响。以美国为例,20世纪40年代中期到60年代中期,美国的人口出生率大幅提升,出现了“婴儿潮一代”,这固然是符合人口变化规律的自然演变,但人口的大量增加也导致教育资源紧张、就业竞争加剧,影响了很多人对生育问题的看法,令他们选择只生一个孩子,并通过代际传递,将这种想法传递给了之后的世代。

  综上所述,可以看到在这样的背景下,部分发达国家的人们更看重对生活质量的追求。同时,生育观念的改变、各类支出的上升使人们更多地考虑生育和培养孩子的成本问题。另外,社会保障制度为人们的老年生活提供了较好的保障,让人们不需要期待养儿防老,这就为独生子女家庭数量的增加提供了基础。

  从实际出发提供社会保障支持

  近年来,独生子女的养育和教育、“失独家庭”的处境以及婚育率等问题受到各方面的关注。国外在建设社会保障制度和制定对“失独家庭”的关怀措施等方面取得了一定经验,我们可以借鉴这些政策经验,构建适合我国实际情况的养老资金筹措体系、日常生活照料体系、疾病医疗服务体系、精神慰藉关爱体系等,更好地为我国经济和社会发展服务。

  通过分析发达国家独生子女家庭增多的原因,我们可以发现,其一,这种现象是经济社会发展到一定阶段的产物,是人们在希望提高自身生活质量,并计算了养育、教育成本的情况下做出的选择。其二,发达国家通过社会保障对独生子女家庭提供支持值得借鉴,但也要注意量力而行,避免高福利政策带来过重的经济负担。其三,应在社区层面加强对独生子女家庭的关怀。可以通过社区内的各类机构组织为其提供更多的服务。更要注意在帮助“失独家庭”减轻经济压力的同时,给予他们更多的关怀和心理抚慰,让他们能够重新树立信心。

  • 发表于 2019-04-09 18:38
  • 阅读 ( 62 )
  • 分类:社会民生

你可能感兴趣的文章

相关问题

0 条评论

请先 登录 后评论
不写代码的码农
大叔带你游仙境

6472 篇文章

作家榜 »

  1. 大叔带你游仙境 6472 文章
  2. 成风 1536 文章
  3. five 63 文章
  4. 彩云 0 文章
  5. 0 文章